道不尽人间悲喜河南坠子说书人 双目失明身世离奇

发布日期:2022-01-21 13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5月中旬会有一场演出,河南坠子戏表演者郑玉荣和丈夫冯国营在家里先进行一些排练。

  对于双目失明的他们来说,尽管已经熟记了上百万字的戏文,因为不是经常有机会表演,难免会出现一些忘词的可能,一旦忘词就需要自己加词、改词来补充戏文,而补充或者篡改戏文,就需要板胡伴奏跟得上说唱者的节奏,需要极高的默契。冯国营很珍惜每一次上台的机会,他对郑玉荣说:咱们尽可能的少改词,观众听了戏文不一样,评价也会不一样,咱俩是瞎子,看不到观众的表情,只能精益求精,别让人笑话……

  随着电视、智能手机的普及,传统的曲艺演出机会越来越少,除了一些企业会邀请他们表演,请他们说坠子书的普通人越来越少,冯国营告诉作者:一年能有十几次表演就算不错的了,收入最多也就是几千块钱。

  郑玉荣的家在河南省鲁山县下汤镇乱石盘村,至于她的出生地,已经36岁的她,不知道,也不想再去追他社突问。自打记事起,郑玉荣就知道自己是个弃儿夜膊钟,被养父母收养,养父家里条件也不好,10岁以后,养父母先后病逝,亲戚把她送到了宝丰县马街附近学习曲艺,不管是豫剧还是大鼓书,都有学习,如今郑玉荣最擅长的是坠子书,《大明英雄会》《宋王私访》《高梦鸾征北须最》等传统大本书,一套都是几十集,每集都在一个小时以上,为了背会这些大本书,宋玉荣可是吃了不少苦头。

  和冯国英的结缘纯属偶然,大约2003年,在洛阳市的一次说书会上,冯国营的搭档因为嗓音问题无法表演,很是苦恼,同行建议郑玉荣和冯国营配合一次,冯国营板胡拉的很好,因为家庭地处鲁山县偏僻山村,自然没有好的搭档,和郑玉荣的配合让他记住了这个吐字清晰的小姑娘,而郑玉荣属于另外一个班子,冯国营打听之后只好作罢。

  坠子书一般都是一个小的班子,几人分工合作,由班主负责联系,眼睛看不见又没有了亲人的郑玉荣只能跟着班主四处漂泊,得知郑玉荣和不认识的人搭班唱戏,班主担心郑玉荣会离开,断了财路,对她极为苛刻。

  说起来20岁左右的遭遇,郑玉荣忍不住流泪,郑玉荣从来不在公共澡堂洗澡,她说各种磨难现在都过来了,留下一身的伤痕,担心别人看到害怕……至于受到的折磨,郑玉荣摇摇头,不愿再次提起。

  相对郑玉荣的孤苦伶仃,冯国营认为自己还是幸运的,冯国营的父亲早年四肢残废,卧床不起,母亲又是个精神病人,兄弟三个也只有大哥冯国升是个正常人,自己天生看不见,弟弟又遗传了母亲的病……好在有大伯照顾,一家人挤住在三间瓦房里,耕地收入无法解决温饱问题,后来大伯通过找人说情,用一担小麦为他寻到了拉板胡的师傅,从此山村里响起了嘤咛的板胡声。

  乱石盘村距离外面较远,师傅也没能教会冯国营太多戏文,冯国营只好和附近的一名残疾人配合,走街串巷卖艺维生。1998年冬天,一行人雪夜赶路,白茫茫中迷失了方向,腿部残疾的搭档记错路,把他带入一片沼泽地,两人艰难爬出来,找了一处乱坟岗,用坟头的杂草枯枝铺在地上,度过一夜,要不是附近村民发现及时,冯国营和搭档可能就永远留在那里了。

  2011年春节后,郑玉荣在鲁山县文化广场“卖书”,希望能够把自己推销出去,获得邀请的机会。一位20多岁的年轻男子听过之后,非要拜郑玉荣为师,让郑玉荣感觉受宠若惊。小伙子告诉她:自己叫杨明明,从小被父母遗弃,进城赶集的养父母收养了他,几岁了还看不到光明,养父卖掉家里的几头牛给他看病,也无济于事,现在也学了坠子戏,是跟着录音机学的,希望郑玉荣能够指点。

  联想到自己的身世,郑玉荣欣然答应,给予杨明明坠子书说唱的指导,杨明明很有艺术天分,嗓音也干净明亮,模仿郑玉荣唱坠子书,如果只是听,几乎分辨不出来。有同行告诉郑玉荣,两人长相有几分相似,声音更是难以分辨,会不会是亲姐弟?在一位企业家的资助下,做了DNA鉴定,结果令两个人都哭了,果然是亲姐弟。

  受尽磨难的郑玉荣没想过去寻找亲生父母,而杨明明却发誓一定要找到父母,质问他们为什么抛弃姐姐和自己,郑玉荣安慰弟弟:也许他们也是盲人呢?或者有什么难言之隐呢?别找了,过好自己吧,我有家,有孩子,你还有养父养母需要报答,现在说书挣不到什么钱,多想想办法吧……

  每一次出门前,大哥冯国升都会到附近的山上挖一种树根,熬制成凉茶,给郑玉荣背着,冯国升说:一场书下来都是一两个小时,费嗓子,国营以前也能说,就是嗓子累坏了,现在全家就靠玉荣说书了,润喉片咱买不起,就多熬点凉茶,歇的时候喝一点,保护嗓子。

  2018年春节前,40多岁的冯国升终于结了婚,还学了驾照,准备贷款买一辆面包车,拉着弟弟弟媳外出表演,冯国升说:他俩眼睛都看不见,出去不方便,坐个车会坐反,收钱还收住过假钱,去年就让人骗了,白唱了两天,一分钱没给,现在孩子们也大了,上小学不花啥钱,等到乡里上初中,吃饭也得不少钱花,媳妇在家招呼着他们俩,我们得赶紧多跑跑,多说几场书,攒点钱给俩孩子上学……

  每一次表演回来,两个孩子都会早早等候在村口,相互牵引着回家,冯国营最大的希望就是两个孩子健康长大,虽然说唱坠子书赚不到多少钱,冯国营说:我们大人可以省吃俭用一些,只要两个孩子好好上学,将来上了大学参加工作,就可以回报社会!小兄妹两个也很争气,家里的一面土墙上曾经贴满了小兄妹的奖状,因为大哥结婚需要粉刷房子,弄坏了孩子们的奖状,妹妹大哭了一场,哥哥劝妹妹:以前的没有了没关系,今年过年咱俩比赛看谁拿的奖状多……无油自润滑轴承新报价2020年六彩全年资料大全

上一篇:河南坠子各艺术流派艺术家来商献艺
下一篇:深泽县坠子剧团唱响深泽城专场消夏晚会活动